×

长虹集团 锂电池 新能源

长虹能源和长虹财务借款利率“隐匿”亿元资金变动

yumouren yumouren 发表于2022-01-14 09:00:07 浏览8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17-2019年末以及2020年6月末,长虹能源及其子公司在长虹财务的存款年末余额分别为13,445.82万元、5,094.81万元、8,549.96万元、9,416.74万元;同期,增加额分别为82,415.12万元、101,370.51万元、135,716.07万元、78,095.26万元,减少额分别为73,484.77万元、109,721.52万元、132,260.92万元、77,228.49万元。

2018-2019年末及2020年6月末,长虹能源及其子公司在长虹财务的借款年末余额分别为8,500万元、8,000万元、9,000万元;同期增加额分别为12,637.28万元、15,442.53万元、6,000万元。

而需要指出的是,长虹能源及其控股子公司与长虹财务的借款利率,高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长虹能源及其子公司在长虹财务存款的平均利率亦是0.35%,同期存款基准利率均为0.35%。而2018-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长虹能源及其子公司对长虹财务借款的平均借款利率则是从5.22%到6.07%不等,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均为4.75%。

对此,长虹能源解释称,长虹财务提供的借款一般不需要额外提供担保以及附加条件,因而借款利率略高于市场同期贷款基准利率。

而事实上,长虹能源与关联方长虹财务的借款利率,也高于金融机构五年以上的中长期贷款基准利率。

据央行发布的银发〔2015〕325号文件,金融机构一年以内(含一年)的短期贷款基准利率为4.35%;一至五年(含五年)的中长期贷款基准利率为4.75%;五年以上的中长期贷款基准利率为4.9%。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长虹能源和长虹财务之间发生的存款情况,与四川长虹公告数据“对不上”,近十亿元资金变动或遭“隐匿”。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在长虹能源与长虹财务发生的存款情况中,2018年,年初余额为13,050.58万元,本年增加96,460.92万元,本年减少105,077.71万元,年末余额为4,433.79万元,利息收入为150.18万元。

而据《关于四川长虹2018年度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以下简称“四川长虹2018年金融业务公告”),2018年,四川长虹存放于长虹财务存款情况中,关于长虹能源的年初余额为13,050.61万元,本年增加194,599.05万元,本年减少203,215.88万元,年末余额为4,433.79万元,利息收入为150.18万元。

即2018年,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的长虹能源存放于长虹财务的存款的年初余额、年末余额和利息收入数据,与四川长虹2018年金融业务公告对应数据重合,而两者本年增加额、本年减少额却“矛盾”。其中相比四川长虹2018年金融业务公告,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的本年增加额、本年减少额分别少了98,138.13万元、98,138.17万元,令人不解。

需要指出的是长虹能源,细分来看,2018年,长虹能源子公司浙江长虹飞狮电器工业有限公司、长虹三杰新能源有限公司与长虹财务发生的存款数据,公开发行说明书与四川长虹2018年金融业务公告披露的数据一致。

除此之外,长虹能源2017年的存款数据亦存“矛盾”,利息收入相差16.7万元。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在长虹能源与长虹财务发生的存款情况中,2017年,年初余额为4,515.47万元,本年增加80,847.77万元,本年减少72,312.66万元,年末余额为13,050.58万元,利息收入为151.97万元。

而据《关于四川长虹2017年度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以下简称“四川长虹2017年金融业务公告”),2017年,四川长虹在存放于长虹财务存款情况中,关于长虹能源的年初余额为4,515.47万元,本年增加140,792.19万元,本年减少132,257.05万元,年末余额为13,050.61万元,利息收入为168.67万元。

即2017年,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的长虹能源存放于长虹财务的款的年初余额,与四川长虹2017年金融业务公告披露的数据重合,而两者本年增加额、本年减少额和利息收入却“对不上”。其中,较之四川长虹2017年金融业务公告,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的本年增加额、本年减少额和利息收入分别少了59,944.42万元、59,944.39万元、16.7万元。

而“凑巧”的是,长虹能源及四川长虹均聘任同一会计师事务所,且经办会计师现“重合”。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长虹能源本次发行的会计师事务所是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信永中和”),经办会计师为贺军、李菊英、李夕甫、罗洁。

据四川长虹2019年年报,四川长虹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为信永中和,签字会计师为贺军、汪孝东。此外,据四川长虹2018年年报,信永中和及李夕甫,分别系四川长虹的会计师事务所及签字会计师之一。

由以上情形可见,长虹能源在关联方处开展存贷款业务,且报告期内,长虹能源与关联方的借款利率均高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长虹能源能否保证其财务独立性?而另一方面,长虹能源存放于关联方处的存款数据与关联方披露的公告文件“打架”,信披质量或该“打上问号”。

四、控股股东子公司业务与长虹能源“重叠”,涉嫌同业竞争

自设立以来,长虹能源便立足于电池行业。事实上,除了长虹能源之外,其控股股东长虹集团控制的其他企业也从事电池行业。且长虹能源与之业务重叠,或存同业竞争之嫌。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长虹格兰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兰博”)是长虹能源的关联方。2018年,四川长虹的控股子公司长虹华意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增资及受让格兰博原股东股份的方式收购格兰博。因此,格兰博进入“泛虹系”(指长虹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成为长虹能源的关联方。

且公开发行说明书显示,格兰博生产销售的镉镍电池(组)和锂离子电池(组),与长虹能源的产品同属电池大类,具有一定的相似,但产品在性能、形态、应用领域、商标、生产工艺、主要客户和供应商等方面不构成重大的竞争,无法相互替代。同时,格兰博出具承诺,未来不会从事与长虹能源生产经营构成或可能构成同业竞争的业务和经营活动。

报告期内,即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长虹能源主要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为碱性锌锰电池和高倍率锂离子电池,其中锂离子电池主要包括不同规格的18650和21700圆柱形电池电芯。且长虹能源目前生产的锂离子电池产品主要为18650和21700型号的电池电芯。

并且,格兰博官网显示,圆柱形锂离子电池为格兰博的电池产品之一,KL18650是其圆柱形锂离子电池型号系列之一。

而格兰博主要生产销售的产品包括不同类型的扫地机器人、可充电的镍氢电池和锂离子电池。其中,格兰博的锂离子电池产品主要以电池组(PACK)的形式作为扫地机器人的配件进行生产和销售。格兰博的锂电池PACK产品一般是根据下游客户的指定,从松下、三星及德朗能等知名的锂电池生产商采购电池电芯长虹能源,组装成电池PACK后配套扫地机器人产品,部分作为配件外销。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由于锂电技术的发展和改进,锂电池的成本降低、性能提高,部分应用场景中镍氢电池逐渐被锂电池所取代。

另外,近年来,格兰博锂电池产品销售收入稳定增长。

据格兰博2017、2018年年报及公开发行说明书,2016-2019年,格兰博的锂电池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870.51万元、2,395.23万元、3,390.88万元、4,505.92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了28.05%、41.57%、32.88%。同期,其锂电池产品销售收入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7%、8.66%、7.15%、9.59%。

而锂电池产品稳定增长的背后,格兰博与长虹能源均生产锂电池产品,且均应用于吸尘器领域。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高倍率锂电池自动化生产线及PACK组装项目是长虹能源的募投项目之一。长虹能源拟总投资10亿元分二期建设2条18650锂电池自动化生产线以及8条PACK组装线项目。

即上述项目建成后,长虹能源或将大幅提升电池组自给能力,PACK线或形成有效产能。且公开发行说明书显示,格兰博生产销售的锂离子电池主要为锂电池PACK产品。上述数据或表明,长虹能源与格兰博在锂电池PACK产品方面或竞争加剧。

此外,长虹能源在公开发行说明书还提到,未来公司的产品销售结构将会发生改变,其中,锂离子电池产品中电池PACK的销售占比会有所提高。在锂电领域,长虹能源的高倍率锂离子电池主要应用于电动工具、园林工具及吸尘器领域,其下游客户基本为电动工具、园林工具和吸尘器等厂商或其电池PACK的配套企业。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格兰博的锂离子电池产品主要以电池组(PACK)的形式作为扫地机器人的配件进行生产和销售。

由此可见,扫地机器人属于吸尘器种类之一,而长虹能源电池PACK产品市场应用领域与格兰博存在交叠,两者部分业务“重叠”或存竞争。且随着长虹能源未来扩大锂电池PACK组装线之后,长虹能源与格兰博间之间的竞争是否更为激烈?尚未可知。

携带上述问题冲击精选层的长虹能源,能否扣响资本市场的“大门”?《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或将进一步研究。

来源:《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图南/作者 子澄 沐灵映蔚 洪力/风控

随便看看

随便说说

访客